当前位置:哇吩奇闻网 > 历史秘闻 >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来源: www.qiwenshuo.com 时间:2019-09-28 12:40:45 编辑: 浏览: ->手机浏览此文章

现代化妆品已经不是女性的专属用品了,因为有很多男性也会化妆,而且会化妆的男生是越来越多。其实无论男女都有爱美之心,而且化妆也不一定就要浓妆艳抹,多数都是为了能让自己看起来更精神,状态更好一些。其实男性化妆在古代就有先例,并非现代男性才开始用化妆品。这次就以明朝为背景,为大家简单介绍下当时的士大夫们,他们是如何管理自己的仪表的,下面就来看看吧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士大夫,是古代中国对于社会上的士人和官吏之统称,始于战国。他们既是国家政治的直接参与者,同时又是社会上文化、艺术的创造者、传承者。政治是绝大多数“士大夫”人生的第一要务;但同时,他们的文化素养也决定了他们是文学、书法、绘画、篆刻、古董收藏等文化的继承者和创造者。当然,这其中,也包括士大夫的身形仪表、穿着打扮。

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的仪表怎样呢?是像评书小说上写的那样,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吗?是真的貌比潘安才高八斗,集颜值和智慧于一体吗?特别是那些代表着一流文化水准的状元郎们,打马游街时,是不是都风流倜傥眉目如画呢?而实际上,理想总是丰满的,现实中,有时候却很骨感。就像现在的学霸颜值各具的情状一样,状元郎、士大夫们也是没一个统一的颜值水平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现在,就让我们掀开历史的纱幕,来看一看历史记载的明朝士大夫们吧。

首先,第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讲的是明万历年间,有一位官员名叫王文迈。按说,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,他应该是比较高大的。但是,实际的情况却是:王文迈身高不足四尺,即使放到现代,也是个妥妥的小矮人啊。不过,此人的才华还是不错的,不但有诗才,还是正儿八经的科举进士出身,万历辛丑年间的进士。

有时候,外表真的能够掩盖才华,王文迈腰背不直,走起路来蹒跚摇摆,远远望过去,就像一只大蜘蛛。上朝、出巡的时候,他这样的外表在一群士大夫和御林军中十分引人注目。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“观者填路”,这来看热闹的人把路都给堵了,不得不说也是一道奇观。不过,王文迈虽然貌丑,性格却豪爽幽默,不愧名字中的”迈“字,善于与人谈笑,人缘颇为不错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每次在公共场合与同僚遇到,王大人都喜欢上前闲聊。于是,便出现了一个颇为奇特的场景:王大人仰起身子去和同僚交谈,而善良的同僚照顾到王大人的心情,也会俯下身来听他说话。这一俯一仰之间,“笑果”顿出。并且,让无数男同胞羡慕嫉妒恨的是,这位矮小又驼背的王大人,却把一位貌美如花、身材修长、极具才情的娇妻娶回了家。

沈德符的《万历野荻编》中如此描述这位夫人,“名闻都下”。可以想象,王大人让京城的不少人都嫉妒眼红了,还有人编写段子讽刺他们的婚姻。虽然,从外表上看,两人并不相配,但是,有才的王大人还是继续抱着小娇妻过着岁月静好的生活,并没有出现武大郎那样的悲剧。所以说,现实中往往比小说情节还要有喜感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接下来,就说说我们印象中的清俊瘦弱的南方士大夫们。根据一般的逻辑,北方人的身高往往会比南方人稍高一些。而对于常年生活在京城的沈德符来说,他也发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,西北籍的士大夫们,多是生得伟岸高大的,让人见了就联想起三国时期赫赫有名的西北锦马超,这就是风土带来的不同了。但是,凡事都有例外。

沈德符就认识一些也长得高大伟岸的南方士大夫,比如说:有两位浙江的京官,一位名为王世昌,浙江临海人士;一位名为朱燮元,浙江绍兴人士。两人都“昂藏八尺,腰腹十围”,活生生就是两个魁梧雄壮的彪形大汉。身长体大之辈,似乎都挺擅长饮酒,这两人就都是海量,沈德符就曾经亲自领教过王世昌的酒量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话说,有一天,他们在马仲良家聚会饮酒,在座的官员都称得上一句“善饮“。可是,拚起酒来,愣是十几个人都干不倒一个王世昌。结局就是:大家都喝得东倒西歪,王世昌独自清醒着回了家。最令人绝望地是,王世昌第二天又来完虐这群可怜兮兮的小伙伴们了。这一次,他还带来了独门神器——蟠桃杯。

这个杯子可不是一般的杯子,容量惊人,装一次就是一升酒水。此饮酒神器一出,小伙伴们都惊呆了,还能这样玩?可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,只能硬着头皮陪喝,可怜的沈德符同学一杯下肚已是半醉,只能眼睁睁看着王世昌又一次干翻所有人。且王世昌自我修复能力也特别强,撂倒一大批小伙伴之后,本来已经微醺的他,点个灯的时间,就再次满血复活,高饮如初。

沈德符记录下来的这个饮酒场面,有一种接地气的感觉,带我们回到了那个年代,看到真实的士大夫生活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再来讲讲万历年间最有权势的一位官员,他就是“帝师”张居正。张大人十分讲究穿着,衣服必“鲜美耀目”。当然,不仅仅是张大人一个人这样,整个万历年间,大家都比较讲究生活的多姿多彩,上下皆是如此。只是,张居正大人有个稍微奇葩的爱好,他这个人喜欢化妆,特别喜欢使用护肤品,每日早晚,张府都会进不少化妆品和护肤品。

上行下效,张居正的爱好在京城流行开来,使得大部分士大夫对仪表和着装都很重视。比如说:工部侍郎徐泰大人,在家就穿的比较随意,可是,一旦待客,脑中就警铃大作。先叫人打听清楚客人穿什么样式的衣服,然后,自己精心选出一套穿出来迎客。主客二人着装相得益彰,宛如合璧。这明朝人的审美还挺高大上而且灵活多变的,知道根据实际需要一一搭配。

这也说明,万历年间还真挺繁华的,这徐大人家中的时装竟然如此之多。清官许宏刚则是一位时装控,年过五十还是一样爱美。每次上朝或者出门,衣着时髦,涂脂抹粉,打扮得很是香艳,同僚和下属从老远处就能闻到他身上那浓郁的香味。效果也挺好,顾盼之间,可以亮瞎好几个人的眼睛。由此可以看出,想要仪表好,化妆品还是真的少不了。

化妆并非女性专利,明朝这些士大夫们也会化妆

沈德符的莫逆之交沈思孝大人,却是一位重视仪表到无药可救的人。这位大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将自己修饰得三百六十度无死角,哪怕是一根胡子,老大人也是不会放过的。这位大人八成是“有病”,就是有咱们现代所说的“洁癖”之症。他随身携带肥皂等洗护用品,一天下来洗手个几十次,甚至,连老朋友沈德符都大呼:“实在受不了。”

当然,这位沈大人的德行与他的仪表一样出众,始终品行端正令人敬佩。